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7th May 2012, 6:00 PM | 細說動漫 | (231 Reads)
PicturePicture開始談本話之前,先來和大家聊點基本數學和邏輯問題;本話的千里山隊提及用數據和程式,計算打牌的傾向,但問題是為什麼七萬次摸牌會等於五個半莊?不計算配牌只計算摸牌,假設所有人都是沒和牌,一盤摸完十八張牌,假如一個半莊打 12 手牌,才12*18=216,哪裡來七萬次摸牌呢?就算計算配牌內容,假如沒人和牌,自家摸牌18張加上13張的配牌,才三十一張牌;31*18=558,要打接近一百二十多個沒人和牌的半莊,才會出現七萬次的摸牌,筆者倒是好奇劇本的「七萬次摸牌」的樣本參考是取自什麼地方;再者,上面沒人和牌的假設,還有假設每人連莊一次、每手牌總是摸到底,而這些無疑是來得相當理想化,結論就是筆者實在看不懂為什麼劇本能將七萬次摸牌和五個半莊扯上關係。假如說,字幕組翻譯錯誤,五個半莊成了五百個,倒是顯得更為奇怪;儘管數據上的確吻合了(12巡*12局*500場半莊=72000),但筆者更關心的是千里山隊哪裡能弄到阿知賀五百個半莊的數據……
Picture
談過無聊的數學和白痴的吐槽,回來正題來聊聊本話的劇本和設定。對於筆者來說,其實筆者認為本話的劇本和解說、還有畫面和鏡頭等等,遠遠將怜的能力簡單化和低估。按照劇本和筆者在本話的觀察,其實怜能「預知」一巡後的能力,其實不僅僅是限制在自己摸牌和立直一發自摸的能力,而是能預知其他同巡摸牌的舍牌切牌的能力,這點從怜能連續兩次和到了對家玄、捨棄多面張的聽牌而選擇古怪的單面張可見。假如事情的確是如筆者猜想一樣,怜的確預知到其他三家立直、切牌,那同理可推——她亦能預知道立直家什麼時候會自摸,她自然能透過鳴牌的手段,將和了張和自摸牌推給對手吧;相反,由於她預知道自己立直不會放銃、必然會自摸,那基本上自己則是毫無立直放銃的擔憂。再者,廣義而言,假如「預知一巡」的能力指的是她能看見其他選手摸進來的牌,只要怜有這樣的記憶力,能記住其他選手摸過的牌,要達成完全讀牌、或者是一定程度的讀牌,也不太成問題吧。
Picture
撇除設定上的一點感想,其實本話的劇情倒是沒什麼特別,麻將比賽也沒有筆者想像中的一樣精彩;雖則筆者的確欣賞本作在麻將比賽上兼顧到細節和演出、帶出兩者的能力比較等等,但單面屠殺、結果早已確認的比賽,其實沒什麼精彩之處,對比起其中一家屠殺其餘三家,筆者還是比較期待一場四家能帶著平均實力,真正做出起伏的比賽。再者,既然本作的是全國大賽,躋身全國則應該不是魚腩部隊——明明本作的是四人麻將,但卻有兩家是如同陪襯一樣,幾乎毫無實力發揮,長期集中在主角和千里山兩者身上,同樣是叫筆者無可奈何就是了。

綜合來說,值得筆者慶幸的是,本話的麻將情節做得比較精細,還不至於悶到觀眾,只是論情節距離精彩還有一段距離。本話比較佳的做法乃是將旁白、講解和內容縮短,同話上演宥的復仇記,以做出起伏,只是本作選擇了上下回的形式演出,也只好讓筆者在下一話期待吧。


日麻小知識 #05——立直(リーチ)
Picture
立直毫無疑問是日麻最簡單、也是最為容易學習的役種;只要聽牌屬於門清(沒鳴牌),聽牌家可以需要投下一千點的點棒,宣告「立直」,就可以獲得「立直」一番。假如能在立直巡內(沒有鳴牌、暗槓的情況下)和出,還能獲得一發一役,和出了以後還能獲得翻開裡寶牌(裏ドラ)的權利,並且收回一千點的托供。同時,立直家在立直後不能換張,和牌失敗也需要將該托供置於場中,予下一個和牌家。

除了是一般的立直外,日麻還有其他類型的立直變種和地方規則,例如說開門立直(打開手牌立直,多加一番)、雙立直(配牌第一張牌立直)等等,當然上述提及的限制是最為簡單和流行的規則。雖則立直的確有其問題和劣處,但在強調寶牌的日本麻將中,立直的權利和優勢無疑是相當強大,以致到立直成了日麻最常和出,也是最受歡迎的一役.
留言(1) | 引用(0) | 話題(動畫)

[1]

我看的字幕是說如果有七萬次數據應該很平均,但只有五個半莊誰都可能有奇特的分佈


[引用] | 作者 wei | 7th May 2012 8:19 PM | [舉報垃圾留言]

一般日本牌的數據都需要上幾百手才會有點特別的傾向吧,其實只有五個半莊就能有奇特的分佈,倒是相當奇特就是了。w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Altia | 7th May 2012 10:43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