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5th Mar 2012, 8:30 PM | 樂動聆心 | (422 Reads)
Picture一月左右,筆者看了岸田教団 & THE 明星ロケッツ(下面一律統稱岸田教團,或主音Ichigo)這隊同人Band 的一場Live 表現。這場不能說是很震撼,也不能說是筆者看過以來最精彩——但倒是很有感染力的一場Live Band 表現,驅使筆者去略微補了一下一些岸田教團的曲子和兩張大碟,結果就發現這場Live之所以得以舉辦,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團體商業化的原因——而這場商業化的Live Band show,正好就是商業化——單曲、大碟、Live Show——三部曲的最後一步,卻同時成了岸田教團這個團體在目前的絕唱,令團體陷入一個進退失據的地步。

無盡的叫喊、樂迷的投入、有力的鼓聲、甚至主音Ichigo全情投入的演唱,似乎都掩飾不了,岸田教團在商業化的路上,到底有多難走;這個除了是所有同人音樂家邁向商業化,轉成商業團體需要面對的問題外,同時亦是一張最為真實的寫照,證明了如今同人音樂和商業音樂之間的差異。


固然,只聽了兩張岸田教団專輯的筆者,從根本上沒有資格去評論岸田教團是否有充分的實力;實際上筆者也不打算在本文,詳細評論岸田教團是否有這個實力出道,而單純從年份、歷史等等實際資料,以及是岸田教團在零碎的曲子之中所給筆者的一些感想,完成這篇評價,並且集中在「岸田教團應該如何出道」的角度上;打從2005年開始經營的岸田教團,在同人界內算是比較獨特的存在,畢竟Band這種玩意,在同人界內並不是什麼常見的東西,男音將這點玩得淋漓盡致的有Mintjam,女音的典範則是岸田教團——以及是ichigo本人。團體主打雖則是東方系的同人音樂,但偶然還是會有原創曲出現,主音ichigo也有參加其他活動、參加曲子,算是在東方界內一名穩定能接到工作的浮游歌手;岸田教團的標題人物岸田,本來並不是以人聲曲子為目標出道同人界,卻反而是以純音作為主打,後期才轉型成為一隊Band。
論在同人界這個市場之內,岸田教團和Mintjam的存在還算特別,但換到了表界和動畫界又如何呢?說實話,動畫音樂界如今是人滿為患,每年有潛質紅起來的新歌手如雨後春筍一樣成長,和Ichigo一樣有著類近潛質,路走得比ichigo要不穩的人多的是,飛蘭就是一個頗好的例子。儘管飛蘭出道當時的名氣還不算大,早期出的曲子大多都是一些罐頭歌(實際上同人界也有不少罐頭歌手,不過相對來說比較少,幽閉サテライト勉強可以說是例子之一)——但飛蘭在出道,正式有機會出這些筆者說的「罐頭歌」(errand、last Vision for Last等等……),如同最近一樣要來香港C3開演唱會前——飛蘭還有以假名MISAMI,在出道前在裡界混了個一兩年,唱的都是一些混音嚴重,沒什麼唱功需求,而且大多很難聽的曲子。近期的飛蘭開始找回出道初期缺乏的獨特性,出的曲子還算有改善,這才紅起來還算合理。Ichigo 的第一個Liveshow,來得那麼早,對於磨練歌手,或許未必是一件好事。
Picture
除了要強調兩者走的路途分別太大以外,歌手的能力也是一個極大的因素。誠然,看過岸田教團的Live,筆者不會懷疑ichigo作為主音的能力、體力,還有岸田等人的演繹,只是筆者卻會懷疑岸田教團如何在表界音樂佔一席位。岸田教團走的曲風雖則是比較大眾化的Pop-Rock,但恕筆者直白,類近的曲風在同人界雖則是罕見,但在表界卻有不少歌手賴此以為生。除了有比岸田教團扶搖直上得更快、但唱功還不及ichigo的LiSA、上面提及的飛蘭以外,angela 這個老牌團體在很多方面都是比岸田優勝。名聲優和半歌手水樹奈奈雖則沒有正面挑戰Band Sound,但最近曲子都有這種特質。還有一直以來都很有實力、曲風有點類近的彩音——以及是最近無緣無故跑出來,將這種曲風玩得還算精彩的愛美,很難一時之間就跑出。論曲風而言,岸田教團的特色並不突出,曲子質量更是平均到極點。從筆者聽了一整張的POPSENSE所得,團體的這張首張商業化大碟,其曲子質量平均,放在同人界,或者是就算在動漫界來說,都可以說是一張可以接受、收貨的大碟,不過當中卻缺乏一首真正很突出的曲子支撐這張大碟,結果筆者就只能平平庸庸聽完這張大碟。在大眾看起來,大眾所期待一個新的團體,並不是一張平穩之作,而是如何平地一聲雷,總有點吸引人的元素啊。
撇除音樂上的問題外,岸田教團更重要的問題是包裝。商業化永遠是動漫音樂重要的一環——不管是日系的流行音樂,AKB什麼的,還是說動漫音樂,不管筆者怎麼樣希望樂團的樂曲質量能和賣出的唱片張數成正比——但還是會有如同K-ON這種,曲子大多不怎麼樣,但卻因為動畫的效應而賣個滿堂紅的曲子,而這是因為K-ON這個品牌好好包裝了曲子,令曲子賦予上另一層的意義,自然較容易吸引顧客。動漫曲子的包裝可以來自三種不同的方向,其一是歌手的名氣,聲優的角色歌、老牌的歌手復出出碟,大多可以刺激銷售(儘管這些只佔了周邊商品銷售總額一個很少很少的部分)——尤其是近年來越來越多聲優偶像化,很多時候,聲優出曲子(例如說花澤香菜),很多時候並不是因為聲優的歌唱潛質高,而是因為最近聲優全面偶像化,聲優希望在各方面都有所涉足。其二是來自歌手和曲子,因為曲子好聽,所以就去買這首曲子來聽了,這看似是理所當然的道理,卻意外地是最罕有出現的;要舉個實際範例,各位可以看看HIMEKA的唱片買得怎麼樣,儘管曲子的質量一直是上升當中,銷售的數字卻一直下跌,反觀錄音技術差劣,在各方面表現都不怎麼樣——甚至可以說是吵耳的K-ON OP,在2009年銷售榜卻位列頭幾名;根據統計,2011年度的曲子銷量,位列榜首的並不是什麼著名的歌手,而是隨著動畫うたの☆プリンスさまっ♪所組成的音樂組合ST☆RISH錄製的マジLOVE1000%——筆者無意批評說マジLOVE1000%這首曲子不好聽,只是比這首曲子要好聽的動漫曲子大有人在,而這已經大概證明了其實曲子的質量和銷售一般都不成正比。其三,最重要的,乃是來自作品:Plug到了良好的作品,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因為魔法少女小圓紅,所以ClariS的コネクト和Kalafina的Magia就順帶紅起來了,儘管他們毫無疑問是好歌,但絕對不是最頂尖的那堆,筆者認同這堆曲子是經典,但卻不是神曲;同樣,因為化物語紅起來,連帶本來好像是不怎麼樣的Supercell、還有新歌君の知らない物語一起紅起來,成了動漫世界據為經典的好歌(雖則
君の知らない物語本來已經有這種實力,但真正推了Supercell 一下的是化物語的成功),走出初音未來。筆者甚至可以說——近年來的歌手紅起來與否,其實已經和作品無關,而是因為商法引致;打從2010開始,唱片公司總喜歡投資新人(Kylee、AZUMA HITOMI、nano.RIPE),發個一兩張單曲、讓這群歌手負責一兩個系列的曲子而觀察形勢,若然紅起來就大力催谷,為他再套上一大堆花俏的名牌,如果紅不起來就即容易放棄,投資成本也不高,這點尤其針對一些Nico的翻唱職人(MARiA、ちょうちょ、KANAN之類,儘管筆者並不熟悉這三位),比如說ちょうちょ——儘管ちょうちょ的確是有商業活動,但知名度不高,若然筆者不是為了查這文章,也不會發覺到ちょうちょ的商業活動。談了一大堆感概和筆者的觀察,還是就此打著,回到正題看看岸田教團的包裝如何。岸田教團儘管在同人界有活動,但當初筆者接觸岸田教團,得知的訊息就只有「啊,這是一隊新的Rock band」之類的說話,卻不知道對方的同人活動,畢竟大部分的動漫歌迷最常做的事情是聽歌,總不會有人在電腦開了一套動畫,播出了曲子以後突然暫停動畫,然後去找找歌手的歷程和理念吧?故此,儘管岸田教團並不是個第一日出道的團體,在大眾的眼內看起來,岸田教團就是一個第一天出道的團體。歌手和曲子方面就更甚,一如筆者所講,岸田的風格並不如前山田健一(也就是日常主題曲的那位ヒャダイン)一樣突出,路線並不分明,對比起來又是輸人一截。再說,岸田教團挑了一部平庸的作品出道,故此重複藤原鞠菜(IOSYS)出道的失敗經歷——因為作品表現差,沒有什麼名氣,出道的過程就此一波三折——最起碼,對於經常留意動漫曲子的筆者來說,在第一張單曲以後超過一年到兩年,還沒有進一步消息,已經可以說是出道失敗,稱得上是無以為繼了。最後筆者需要講的是,同人界成功出道的歌手少至又少。商業界、動漫音樂,在不少同人歌手的目標當中,似乎都只是增加名氣的一個舉動,卻從來並非是目的地所在,相反動漫歌手返回同人界的情況佔了絕多數。舉個例子,片霧烈火在06年的出道曲子why, or why not固然是一炮而紅,但片霧烈火並沒有繼續在表界發展;茶太的團子大家族、うたたね等等的大多有口皆碑,團體大家族更成了動漫名曲,但茶太沒有繼續發展。類近一步一步從同人走進動漫音樂界,暫時還算有點成績的例子,就只有最近的Annabel、以及是曲風越來越開放的志方あきこ,而這兩者各自在表界可以比較聲線,類比曲風的對象都不多,纖秀的Annabel、還有曲風獨特的志方あきこ兩者打進動畫市場,一來是因為遇到了適合的作品(Annabel其實還不算很成功,但志方あきこ則是因為海貓系列造勢)——反觀大部分同人歌手在動漫音樂界有名有聲,見好就收,在某種程度上亦是出於對藝術家及創意的尊重,以及是需求問題和考量。換一個角度看,返回同人界的歌手倒是不少,比如說nao(自從fripside第一次解散以後已經沒什麼作為)、marina(Angel Beats 遺留下來的悲歌,因為歌藝不足)、多田葵(很努力地嘗試在表界撐著)這三個最明顯的例子。在表界撐著,在很多時候,其實都不是歌藝的問題。岸田教團最決定性的分別,則是在於商業大碟發行,變相就說明岸田在顧及到名聲、現有發展、合約內容等等以後,已經不能用岸田教團這個身份做東方的音樂——岸田教團假如用回岸田教團的名義,反反複複的在同人和商業界之間來往,這給人的印象也不太好看(扯個題外話,志方在同人界出碟的名義是VEGRENCY、大部分的歌手都是以團體名義出碟;表界則是用回志方あきこ,這說明了為什麼現在ichigo還有個人團體JUDGEMENT運行中,相反岸田教團卻沒什麼新活動),更不是唱片合約容許的事情吧?在這樣的情況下,岸田教團就落入到一個很矛盾的情況了。一方面,岸田教團的第一炮表界活動並不暢順,曲子寫得平庸乏味,同期還有一個名叫做黑崎真音,實際上是由Mintjam和幾名編曲作曲家暗地捧起的歌手,淡然在同一部動畫披露頭角,蓋過了岸田的出道;另一方面,岸田教團又出了一張商業化的新碟,變相意味著岸田教團已經間接地封鎖了自己回到東方同人和自由創作的道路。十字交叉口之際,如果你是岸田教團,這選擇又真的會容易嗎?最後,樂觀點看,岸田教團靠著唱片公司,的確有這樣的能力,獲得大眾化、出碟的機會,類近的機會可是不少歌手渴望已久,甚至是成千上萬在Nico投稿,渴望成為下一隊ClariS的平民百姓,一唱成名以外最後一個圓夢的機會——岸田教團獲得這個機會已經算是難得——莫講最近動漫音樂界新歌手的星味、包裝味道越來越重,在曲子之前一般先是包上了幾層的包裝袋,真誠做音樂的越來越少。如今新歌手加入樂壇、選秀的參考標準,某程度上也涉及了商業包裝的因素,歌手的歌藝、個人音樂的特色反而不太重要,又或者是說已經暗地裡成了基本要求。不過,不管岸田教團的選擇是全面商業化,將同人活動集中在ichigo的社團,等同於開馬甲,還是回到同人界,此處,筆者也衷心希望,熱愛音樂的ichigo和岸田教團等人,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