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11th Feb 2012, 2:32 PM | 亂扯一通, 心情記事 | (96 Reads)
我很喜歡打麻將。

無論是接觸日麻前,還是接觸日麻後,我對麻將的態度,也堅持麻將是一個社交遊戲,多於一個競技性很重的遊戲。

儘管日麻的性質,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個競爭性很重,可以稱得上是Highly Competitive 的桌遊——但不管競爭性是多,或者是少,我對待麻將的態度,依舊維持是一個社交遊戲,重於競爭性的遊戲。

而實際上,這兩者雖則在表面上有其矛盾,但深入看其實兩者可以共存——而就算在取捨的時候,我也會選社交高於競爭性。


我是一個閒人,在假期的時候,喜歡看撲克節目。

這類型的撲克節目,撲克玩家們在桌上拿著上十萬港幣、甚至上百萬的錢在桌子上,每把牌打的就是一個打工仔一年的收入,然而他們在這樣龐大的金錢壓力之下,卻能談笑風生,臉色依舊保持自然——有著如此的自製力,是件很讓人驚訝的事情。

反觀一般在網上打日麻、打天鳳、甚至其他如雀龍門的平台,甚至說看日本的日麻聯盟打牌,儘管大家沒有賭錢,只是拿著一些談不上計錢的點數、為了一些虛名互相競爭,你卻會驚訝大家打牌的時候,會如何繃緊臉色,像是對方欠了自己幾百萬,幾千萬一樣。

明明注碼掉下來了那麼多,反應卻向著相反方向走,但遊戲的性質依舊沒轉換過——兩者都可以稱得上是非常具備競爭性、本質屬於社交遊戲的桌遊,這是為什麼?

每次和朋友出門打牌,是件樂事。

在我眼中,日麻固然是競爭性極重,但這不代表,我不能一邊和朋友打牌,留意牌桌上的細節和打牌,一邊和朋友聊著動畫的情節,開玩笑。我實在受不了,對著朋友一邊繃緊臉打牌,活像是皮笑肉不笑,就這樣坐足一整天。

實際上,以我這種厭煩沉悶,對沉悶卻之不恭的性格,要我板起臉在位子上打一整天的網路麻將,儘管我有這樣的體力去這樣做——但卻會因為太過沉悶和無聊的關係,故此做不來。

只是,曾幾何時我曾經和某個日麻朋友提及這點,結果對方向我投以詫異的眼神,還很驚奇地看著我,問道這是否可能發生。

也只能說,日本的文化、傳統,就是個什麼都要認真的民族,甚至有著一種容不下一絲鬆懈的古怪束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