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27th Jan 2012, 1:00 AM | 心情記事, 自說小說 | (378 Reads)

0.

母親在今天大約六時,接到了一則轟動世界的電話。

幾個澳門的親戚和男姓家族,約我和母親出門吃飯。

對家身份和我家不同。對家資產和經歷和我不同。對家和我是兩個世界的人。

於是隨便拿了一本龍應台的書出門以後,我什麼也沒說,就這樣看著母親,走出大門,和母親遠赴這場鴻門宴。

■  ■  ■  ■  ■  ■  ■  ■  ■  ■
1.

酒席設在一所頗有聲望和消費能力,屬於中價的酒樓內進行。

主人家是個年約五十多歲,年近壯年的澳門人。他在這天才剛從新加坡下飛機,回到香港,在他旁邊的是個相當有趣的妻子,不管是那微捲的髮型,還是那雙厲目,無不叫人想起八點多鐘電視在演的那些麻煩奶奶。只是她雖沒有麻煩奶奶的歲數,言行,卻有著對方的模樣。

我坐在主人家的旁邊,也沒怎麼樣裝扮自己,就素顏出席。

對方雖是五十歲壯年,說起話來卻中氣十足。

「小弟!好久沒見好久沒見啊!要吃什麼!啊啊啊母親你也是很久沒見很久沒見!恭喜發財啊!」

「嗯。很久沒見。伯伯。新年快樂。恭喜發財啊。」

母親則是和在伯伯旁邊坐著的伯娘打招呼。

正當兩人在打招呼,互送賀年禮品的時候,伯伯從他的錢包當中掏出兩張五百元港幣,塞進我的口袋,經過一番退讓以後,還是以我讓步告終。

事後回到家,母親滿心好奇的替我整理紅包,然後那時候,我發現其中一封紅包,內裡有一張簇新的紫色港幣十元正。
■  ■  ■  ■  ■  ■  ■  ■  ■  ■
2.

伯伯是個好客,也很喜歡幫忙的人。

這天晚上的伯伯興奮得很。待大部人人入席以後,他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支法國出產的零九年紅酒,上面印滿了連我也不懂得看的文字。

他什麼也沒說,就拿著三個空酒杯,先後將其倒滿,然後放在轉盤上很大方地示意大家隨便喝。

我不喜歡喝酒。但作為一個總算是知道什麼是紅酒的人,也算是聽講過,看過,認識過,紅酒不能倒滿一大杯,如同中國出產的青島啤酒一樣的喝——更知道的是,喝紅酒是門學問,更有人說這是門公認的藝術。

我拿著龍應台的《請用文明來說服我》,一邊翻頁,一邊不作一言,就在他的後方,看著他一口將一大杯紅酒乾掉。
■  ■  ■  ■  ■  ■  ■  ■  ■  ■
3.

言談之間,樂於助人的伯伯,提及出資給父母親建立事業的事情。

類近的事情,三四年前早已提及,只是一直因為條件時常變換,親戚之間互換口供,起初本來是對方讓出現有事業,結果就變成出資,最後則是變成另覓新地址起爐灶;滿懷希望的父親曾經以為過事情有機會成真,也曾經弄丟了父親的工作。

對方依舊很用力的在描寫這事業一年有多少年收,一年能收個多少收入,只要努力的話什麼也不是問題,說澳門的賺錢機會多得很,總而言之描寫得相當美好。

對方再次提及這樣的話題,我沒什麼好說。母親支吾以對,時而發出一些認同的短語,但除此之外就沒在附和對方。就只是這樣而已。旁邊的伯娘則是無瑕應對。

話題無疾而終,伯伯將話題改成是紅酒。他興致勃勃的在談澳門的紅酒和酒業,在近來這幾年如何如何的上升,酒價如何被炒家炒高。

於此同時他再次將紅酒倒滿杯子,如同上次一樣邀請拿著酒杯的三名成年人喝酒,然後喋喋不休的依舊聊著自己的紅酒和酒業話題,說著某種酒牌子最近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了。

旁邊的伯娘則是插句道。

「老公,你完全不懂酒。」

他頓時閉嘴。話題亦隨即轉成新加坡旅遊。

龍應台的書中有一句這樣的說話:「沒有民主的自由,或許美好,但是政府賜予的,她可以給你,也可以不給你。所謂的民間力量,看起來很大的,不見得是真的。」

當伯伯還在高談闊論,大談他怎麼樣在新加坡遇上古怪導遊氣得半死,廢話連篇——我翻到這一頁,突然有點同情對方,也明白誤會的起因和來源。

唯女子與小人不能養也。可惜當時女子和小人都坐在他的旁邊。
■  ■  ■  ■  ■  ■  ■  ■  ■  ■
4.

這天晚上吃的是這樣的菜單。

我吃了一道橡皮鳳爪、一道日本蟹柳生菜、一道帶子炒西蘭花、一道炸蟹鉗(超市買十元)、一碗濃湯粉絲、一道口水雞、一道肥膩的脆餅、還有兩道Fish n Chips和一個濕身的炒麵。

這些不應該花四百元去吃的東西,吃了四千元。

而實際上,餐牌上的什麼「鵝掌扣鮑魚」、「魚翅」、「蒸老鼠班」、「乳豬」、「瑤柱生菜」的,大多吃起來就像是上面的這些味道。或不,比上面的味道要差。

我甚至覺得,母親買回來的十元素鮑魚,吃起來的味道比起真的鮑魚要更好吃。這是我在新年假期之內,連續吃過兩次以後,所得出的結論。

最起碼我不喜歡那種嚼蠟的感覺。我只吃到一口蠔油味。

而我從來也吃不出,真的魚翅和街邊買的十八元碗仔翅,有什麼分別。我甚至覺得,街邊的碗仔翅,分量又多、料又足,吃起來其實差不多,甚至比茶樓吃的更要好吃。

或許有些時候,不需要吃得很冠冕堂皇。一個簡單的家常便飯,便已足夠。

哦不。又或者,我不懂得吃中菜。
■  ■  ■  ■  ■  ■  ■  ■  ■  ■
5.

年收一百萬一年的努力成果,這我從來不否認是佳績。

只是這是一個不屬於我的世界。

飯早已吃完。我帶點倦意,在旁邊小睡,對方卻喋喋不休的談著旅遊、度假、炮轟著新加坡導遊怎麼樣怎麼做,招呼如何的不夠周到;其口水之多,甚至曾經讓我覺得湯匙上的菜汁,都是來自旁邊的口水。

儘管對方很用力的在傳銷自己的點子,但作為一個常看旅遊電視節目的閒人,當聽見對方說出只要學會英文,就可以走遍全世界做背包客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笑了一笑。

只是,這是個離開我太遠的世界。

當一頓飯可以吃了母親兩個月的薪金,這是個既不安、又令人感到有點放心的事情。

家裡的一通緊急電話,卻將我和母親拉回現實。

或許父系家族的伯伯的確是好客,但中化當中所講的親疏有別,還是不能避免。

母親拉著我,和我一起打計程車回家,回到家裡面安頓好一切、也處理了危機以後,她臉上的笑容,遠遠比起我這天晚上看見她和伯伯的對話,來得簡單,直接和親切。

那瞬間,我確切地感覺到,這家的溫暖所在。

這才是我的世界。一個不光是看錢份上的世界。

End.


[1]

還好你拿了那一千元^_^"
本人表示也不懂吃,很多時候上流社會吃的食物,在平民來看根本不好吃。但在那環境對他們來說,那就是被稱作好吃的食物,你說這不好吃?是你不懂吃而已。事實是,並不是高級和貴的食物,就一定好吃,很多平價食物比起貴價的好吃多了。
錢的確不能代表一切,還是溫暖的家比較好。這本人有同感,昨天本去了一個飯局、一個家庭聚會(&拜年),雖然兩個也是提早退席,不同的是,一個是找個時機急着逃走,一個是身體不支而離場。明明在關係上而言,飯局當中的人全是比較親、相熟的人,但本人反而在那個家庭聚會當中感受到溫暖。

L.ZERO
[引用] | 作者 L.ZERO | 27th Jan 2012 2:4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Altia
Altia : 類近的角色其實近年挺常見的。雖則我不認識橫島忠夫,但以我小小的資歷看起來,最深刻的話應該是相川步(這就是喪屍嗎?)這個例子吧;類比程度較少的話,其實悶聲色狼勉強也可以納入這個考慮之中的。

如果我要應付這類人,現在大概會連在飯後連對方的樣子和說過的話也會忘記


[引用] | 作者 phena109 | 27th Jan 2012 5:4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你的親戚,言談像内地人,不太像澳門人.也沒事,大個仔,要懂得應酬;)

甚麽是懂酒?我會說是: 酒精乃至癌物質,多喝沒益.就算是酒商極力推介抗氧化的紅酒,也是酒精,不能多喝, 而其所謂抗氧化功能,隨隨便便就能以其它食物代替.

至於你說怎麽樣喝酒,你也太聼話了吧,別人怎麽喝,你沒必要跟從哦.就那個,甚麽酒配甚麽肉,都只是那些自命識飲識食的人所說,每個人的口味都不一樣哩!不過,一向以來,你都像是個乖孩子,這是好事.


[引用] | 作者 嚴明 | 27th Jan 2012 6:14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少許意見

這些話也只是心直口快多説幾句,絕無任何説教意思,也没有筆戰意思。如有失言,冀請Altia兄包容。

其一,這個世界只有一個,没有分甚麽你的世界、我的世界。縦使有分,也只是國家、地域、文化、經濟等的分别,整個世界的人和事還是互相連繋着。
若只用「不屬於我」、「離開我太遠」等理由去斷絕跟自已合不來的人或事的關係,只是劃地自限,逼自已走入死胡同罷了。

其二,Altia兄的伯伯或許確實附庸風雅、投機取巧、見識膚淺,但Altia兄在他成功的方面又知道多少?
就我自已的經驗,人一生中總有不得不為的時候,做人最怕不是知而不行,而是不知且不行。
前者平常雖難有作為,但時候一到,好歹仍能自保;後者則怕連明志保節之法也不清不楚,只能受盡有心人欺侮利用。

其三,看人不但怕看得太低,也怕看得太高。
我信世上確有唯一無二的道理,但由人口説出來的又有多少是了?中國自開曆記史載法以來,不就是一直示範着「合用的就是道理,不合用的就是歪理」的「真正道理」嗎?
只怕一言堂横行於世啊。

以上皆為拙見,文法論點如有謬誤可笑之處,還望Altia兄不嗇賜教。

最後重申一次,我不是來説教,也不是筆戰,謝謝。


[引用] | 作者 路人 | 28th Jan 2012 2:05 AM | [舉報垃圾留言]

>若只用「不屬於我」、「離開我太遠」等理由去斷絕跟自已合不來的人或事的關係,只是劃地自限,逼自已走入死胡同罷了。
如果這是個我能插嘴、有說話好講的世界,我就無需拿著本龍應台去看了。
我絕無貶低任何人的意思,但人家講的話題是我完全不認識的東西,再加上我必須坦言,我一直不喜歡這個家族的事情和任何人脈,是非時有,而這個世界我最討厭的人就是說謊話和搬弄是非的人,很可惜的是這個家族兩點都有。
作為人類,去親近自己喜歡的事情,才是正確吧,總不會有人無聊得去親近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吧。

>但Altia兄在他成功的方面又知道多少?
我毫無貶低對方的意思。一如上面所講,他豪快而低文化,但這不是壞事,他每年做三百六十多天,這些我也清楚,我也不反對他在他的領域中是個很成功的人。但絕情點說句,這關我什麼事情呢。

我家從來沒人向他救助,就算父母雙親也是打從開始已經不明白為何對方要幫助。我一向不喜歡阿諛奉承,如你所言,或許我會寧可自保不成,也不要知而行吧。畢竟中五升至中六的時候,我就是這樣撐過來的。

>看人不但怕看得太低,也怕看得太高。
我也無意看高兩人。但當兩人每幾句說話總要提及年收多少錢,大口氣得如此,再對比起自己的生活,很難叫你不看高兩人,甚至和兩人割席。

實際就是,家族上的人都是各種專業和年收一兩百萬的準成功人士。我家住在深水埗,我的家庭是個打兼職為生,老爸需要工作十多個小時的基層,然後整個家族一直都可以說有點看低我們。這不是說歧視有錢人,也不是說對方斂財不當,但問題出自於上面那幾種大口氣的對白,才是叫人最無奈的事情。

>以上皆為拙見,文法論點如有謬誤可笑之處,還望Altia兄不嗇賜教。
>最後重申一次,我不是來説教,也不是筆戰,謝謝。
不會不會。閣下的論點也相當客氣就是,屢受指教這是小筆的榮幸。謝謝。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Altia | 28th Jan 2012 4:01 AM

[5]

由於家族也算是小康, 我還滿常參與這種飯局,
親戚雖然沒你的嚴重, 但也有時會令人覺得他們很功利...

其實個人抱的心態是, 如孔子所說, 名利於我如浮雲,
某某親戚在股票/樓上炒得XX萬, 我會恭喜他, 會覺得他有眼光 (畢竟其實能賺到錢也算是才能的一種), 但不會羨慕,
看見他們去貴到死的餐廳吃飯, 卻是不懂禮儀, 我會靜靜的坐著, 也沒好氣去提醒他們
算了, 反正這些一切也是世俗之物, 總有一天一切成空, 帶不走的
我信上帝, 信有一天我們要回去跟祂交帳, 簡單來說就是每人有每人的本份, 做得好, 對得著天地良心就好

我的幾個親戚一聽見我打死也要完成AL, 大學又要選文科/社會科, 就皺晒眉頭
一直問我為甚麼不讀BBA啊Accounts啊, "搵真銀呀嘛"...
我最初也有跟他們理論, 說了我的理想, 但也漸漸無心再跟他們說了

我想遇到這些人, 還是抱著打打哈哈, 做個樣給他們看吧, 不必用腦, 也樂得輕鬆, 反正酒逢知己千杯少, 話不投機半句多, 實在不必跟這些人認真

把時間留給更重要的人和事吧!
新年剛過, 補祝一句, 學業有成, 順順利利, 身體健康!

pixy
[引用] | 作者 pixy | 28th Jan 2012 12:5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6]

Altia兄回文神速,實令小弟受竉若驚………哎,但這次客套話就不説那麽多了。

前次發文實在莽撞非常,昨天晚上看見Altia兄發文後,不知何故就忍不住胡亂塗鴉一番,不過别人的價值觀或處世方式這類東西本來就不應隨便批評,所以行文用字皆比平常多了幾分謹慎客氣———————客氣得就像是故意來搦戰,你卻偏偏奈何不了我的那種余裕一様。
自已事後重看舊文,不禁暗自心驚。萬幸Altia兄大方磊落,對這些失誤不一一計較,在此得要致上歉意,還有謝意。
而以下所説,也只是自已的小小心得罷了。

人要面對的事無論喜歡或討厭兩種都跟自已有關,而且兩種都會影響—————不論好壞都有————着自已及身邊的人和事。
生活圈子小的話還好,若果以後圈子愈來愈大,只怕會在不明不白下跟更多莫名奇妙及古靈精怪的人、事扯上關係並惹上麻煩。
凡事都可以不親近,但不應不時刻留意關心;當你不知道實況,就無法下正確決定啊。

「知法而不犯法」,這種説法會好一點吧?
就像警訊每集也會分享各種犯罪手法一様,用意不是讓罪犯精益求精、改善破綻;而是讓普通市民知道犯案例子,從而加以防備,由市民方去撲滅罪案。那要知道壞事是什樣做就是當然吧。

題外話,有一些人是由「知道壞事什樣做」,繼而「知道壞人什樣做」,再跑去當壞人而發横財的也不在少數。不過甚麼情況下也不應拿自已跟這種人比較,至少我自已是這樣想的…………
而最後前文其三那段,是為Altia兄網誌中有出名字而没出埸的那個人所寫的。卻因這邊詞不達意致出現誤會,當真抱歉。


[引用] | 作者 路人 | 29th Jan 2012 2:0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凡事都可以不親近,但不應不時刻留意關心;當你不知道實況,就無法下正確決定啊。
那就不下決定好了。
實際上,每年和這群親戚的交雜不多,在一年只有見面一次的情況下,我不介意被人在背後多說幾句閒話。只要沒有人來煩我就可以,我也不會去煩人。

再說,閒言閒語啊,這邊也不是沒有,我寧可不理會也不要再麻煩自己。

>「知法而不犯法」,這種説法會好一點吧?
又借你上面知法犯法的例子了。知法無所用,又有需要嗎?不需要駕車,卻故意花時間去學駕車的交通規則——固然是知法,也沒錯,但在時間有限的大部分情況下,這只是浪費時間而已,因為我根本不會有犯法的機會嘛,那花時間去學那麼多法律條文是幹啥呢。

同樣地來說,除了這一次以外,我根本不會看見這群家族,而他們也不會來找我,我更不會無緣無故跑去澳門去見他們、然後阻礙著人家工作。

>生活圈子小的話還好,若果以後圈子愈來愈大,只怕會在不明不白下跟更多莫名奇妙及古靈精怪的人、事扯上關係並惹上麻煩。
我想現在的生活圈子已經是極限了。我幾乎沒有什麼現實之中的朋友,也不太想認識。網友圈已經算是半個極限了。
我討厭電話、Facebook、MSN,甚至任何可以雙向聯繫的聯絡電子工具。也因此,一直以來我不喜歡開 MSN、不喜歡開電話,也不會開 Facebook;昨天我才在電話裡面罵朋友無緣無故打來說一大堆廢話,用高登術語來說我應該算是個很毒的人吧(笑)社交圈子會變得廣大的問題,從來不會發生在我身上(笑)我也不會無緣無故去招惹一大堆人就是了,最起碼我肯定的是,任何我會扯上關係的人,總會和我有一段淵源、或者是有什麼必要性就是了。w

最後啦,其實看言辭而言,閣下的文筆和修辭絕對在我之上,只是我覺得沒必要那麼客氣。說實話,我的確有點嚇到就是了。w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Altia | 29th Jan 2012 6:53 AM

[7]

這邊也小结一下吧。
Altia兄的論點我都弄清楚了,人的處世方式各異,能不影響别人而對自已有所交待,於願足矣。
但我還是認為見識學習是基本,雖然時間有限確實是最大問題。(苦笑)
不過這不就可以視為挑戰嗎?或許以此作目標努力吧。

共勉之。


[引用] | 作者 路人 | 30th Jan 2012 12:18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