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8th Dec 2011, 6:21 PM | 亂扯一通, 心情記事 | (190 Reads)
以前,班上曾經流行一款低能問答。

這些所謂低能問答,如按照正常情況,單純只問問題,大家都能答出,但巧妙之處,在於發問的人會在問題之前先要求對方連續念出某個答案一定次數,以誤導對方答出自己想答的答案。


例如說,曾經何時,就流行過這樣的一個玩法:先連續念出「貓」這詞語個幾十次,讓受訪者、解答的人感到迷糊,再在最後加上一條無厘頭的問題(例:「老鼠吃什麼?」)之類。


類近的問答,說穿了就只是利用一點點誤導的手法,誤導解答者因為口快,從而答出錯誤的答案;只要冷靜下來停個兩秒,大概就能答出正確的答案。


這種玩法,用作來騙第一次玩的朋友、或是用來騙小學生,或許還會有效,但——最近,我的學校就出了兩款比上面更白痴的問卷,整件事情實在令人啼笑皆非。


早前因為是JUPAS 申請期,不少大專院校——包括校內實在沒什麼人有興趣的IVE、名氣比較低的珠海學院、沒什麼人會有能力選擇的浸會大學,甚至一些台灣的大學,紛紛跑來學校舉辦講座,結果卻因為講座都在放學時段舉辦,引來一大堆放學需要補習、出席課外活動的同學不滿。

老師既不能將上課的時間,用作舉辦講座,浪費寶貴的上課時間;但反過來說,學生們也不喜歡使用自己的課後時間,出席升學講座。

結果,因為這兩群思路的關係,頓出現一個相當尷尬的情況。

那就是,學生在講座未完成,在禮堂中睡覺、等候講座完結之際,某部分學生直接走出禮堂,無視還在進行中的講座,就這樣推門離去,可以說是羞辱了當時在演講中的嘉賓和老師——而最離譜的是,當幾個先驅想出了理由離開以後,大家則是紛紛仿效,結果講座完結了以後,剩下來的人數連一半人數也不及。以一個講座來說,這是在很多層面上的失敗。

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再次出現,學校就想出了一個相當聰明的點子。

那次講座以後的第二天,學校送來了一份堪稱史上最開明的問卷。

學校就著這樣的情況,出來了一份短問卷,詢問同學要否繼續舉辦升學講座,邀請大學和高等教育院校前來舉辦講座,問題就只是一題「你是否希望學校繼續舉辦升學講座」,選項也只有相當簡單的兩個:是,或否——如果拒絕舉辦講座的人數超過六成,學校將會取消講座。

這不是牛頭不搭馬嘴是什麼?大家的問題是「我們要選擇在其他時間舉辦講座」,但老師給出的問題則是「你們要不要舉辦講座」,也就是說在老師的問題之中,已經隱藏著一個潛在的立場:「學生們不能決定講座的時間」,但老師們的潛立場才是應該要討論的問題。

瞧,這是多「聰明」的一份問卷。

若然這不能稱作史上最「開明」、最「民主」的問卷,還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又有些時間,問卷本來就不是一份問卷,如同上面那份混帳的東西一樣,只是為了單純獲得支持的手段。

例如說,今天收到的一份來自某佛教辦學團體的問卷。

這天下午吃過飯回到學校,剛擺好國際象棋和拿出報紙的數獨,正準備動手做數獨,頓收到一份從某些辦學團體送來的古怪問卷。

這問卷的前半段是些很正常的問題,問題大多環繞大學環境、學生希望、對副學士、大學學位的期望,價錢收費等等,不過大多數的問題選擇性實在不多,某些問題更和學生無關,只是單純的常識而已。

比如說某條古怪的問題,問及「你覺得支援設備,如圖書館、運動場、這些對於一所大學來說是否重要?」——就算受訪者只是對大學有一點點認識,也知道大學的圖書館相當重要,平常寫Paper,論文等等都需要用上圖書館的資源,故此這問題實際上就是廢話。

誰知道到了問卷最後,卻出來了一條誤導性極強的問題。

到了最後,問卷無緣無故提出一所某某佛教書院打算舉辦大學學位,並且列出一大堆大學應有的資源、什麼圖書館、什麼非佛教、什麼課程選擇種類繁多、什麼有政府認證,並且問受訪者是否同意舉辦這樣的一所大學。

這時候,我突然明白,原來前半段——甚至大部分的問卷問題,其實意義不大,一切都是放屁。

問卷最重要的,是要透過前半段的問題,嘗試誘導受訪者明白大學應有什麼設備,結果得出贊成的結論。但實際上,只要冷靜點想,頓時會知道,其實上面提及的這些元素,都是副學士、大學應有的硬件配套。

這團體只是解決了最根本的硬件問題,就已經打算一步登天辦大學,卻連進一步的資料和計劃也沒有,還要出一份這樣的問卷誤導大眾,這不是混帳是什麼?

不過不管再怎麼樣低能,這些所謂「問卷」,好歹還是有個選擇。如同早幾年前某煲呔說過,「有得揀,你至係老闆」,上面這兩個不知所謂的問卷,雖則和群眾的預期有一定差別,但總算是有得選擇,作為顧客你還有選擇的餘地。

但——特首這事情,又如何?

最近上學,經常會看見一張不知所謂的宣傳Poster。

某個「批發及零售界」的一堆政客,組成了一張十八個人的名單,出選選委會選舉,當中不乏知名人士,比如說周梁淑怡。

這裡我不打算評價任何候選人,只是,這十八人將這張宣傳Poster,貼在一個每天只會有一大堆阿婆和學生路過的泳池外牆,這是什麼事情?難道這群人覺得阿婆和阿公們,會是名單的選舉人麼?

更重要的是,就算貼了出來以後,這對我到底有什麼作用?我雖則是香港居民,卻沒辦法決定香港的特首,還不得不讓別人代為為我決定,難道我需要在職才能參加選舉——甚至,香港政府又要如同二戰前日本一樣,要求市民需要繳稅高於一定稅額,才能參加選舉麼?這,不就是歧視嗎。

對比起上面那兩份還算「能選擇」的問卷,這種連選擇也沒能選擇的「選舉」,還真的叫做全民選舉嗎?這,不是比上面的兩份問卷,更要混帳個一百倍?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