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25th Nov 2011, 1:00 AM | 亂扯一通 | (138 Reads)

某天晚上。

好不容易在深夜,完成了當天需要完成的Paper,也忘記了明天上學要帶什麼書本,於是就這樣倒頭上床睡覺。

翌日起床。起床看見鬧鐘,腦海中頓時響起警號,警告自己還有十五分鐘就要出門。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穿好了校服以後,我想起書包還沒有收拾好。

我很冷靜地看看始時鐘,發現自己還有五分鐘時間。然後按照慣例,我先從客廳找起、找到房間內、從幾十棟的紙張中摸索著,尋找著。

找不到。也罷了。索性回家就執屋算了。

——而這樣的流程,大概每天都會出現一次——

而,這就是我每天上課前的歷程和驚險的,日常。

大概每個曾經到過我家的人,都知道家裡面的陳設很亂。

我不會將所謂的亂,說成是人們經常用來詭辯用的「亂中有序」。因為,若然一棟紙張中,可以夾雜著數項科目的Notes、小說稿、Pastpaper、Essay、小說、圖書館借回來的書、棋盤、撲克牌、JUPAS 選科指南、做到一半就沒做下去的數獨、手提電腦、三年前的教科書、畫了半邊的原稿紙、印著まりさ的CW 文件夾、Floppy、讀 Floppy 的讀卡器、考試卷、打撲克用的籌碼、耳機、通告、滑鼠線、撲克牌盒、筆、紙巾,這所謂的「亂中有序」,我實在說不出口。

我的記憶力,並沒有好得能將這張清單的東西,清楚的背誦出來——這是在收拾房間的時候,一邊數著,一邊收拾的。

我也知道,床上的陳設的確很混亂,也因此,我極為不喜歡朋友、同學上來我家,唯一一個特例,可以說是比較熟悉,稱得上是曾幾何時的摯友,詳細是誰,不在這裡描述了。只是,恐怕現在的情況,應該會比以前的情況要多吧。

而亂的,其實不僅僅是我的房間。實際上,這屋子裡面,滿佈不需要的廢物、垃圾,例如說爺爺曾經保留過十年前用剩的風扇,以往又有經常出門撿紙皮和報紙,在家裡面存著,然後拿去樓下回收站回收的習慣。

曾幾何時,我們家曾經有著一間所謂的「雜物房」,內有一張雙層床;這本應該是提供給前來臨時住宿的任何親戚的容身之所,結果卻因為久久沒有逗留人士,頓成了雜物房;床的上層堆滿破爛垃圾,床的下層是張普通的木板床——而床板的下層又再次擠滿長期不用的廢品,像是我一直存在家裡面,那副已經有兩年沒人來打過的綠色麻將牌(實際上,我家中有六副麻將牌),以及是數個我不知道內有什麼的紙皮箱子、膠箱。

家人也沒有收拾這些雜物的打算,反正現在房間被我當成書房和偶然的睡房,也沒太大問題。

當然,這只是對家人而已。

話說某天晚上我一如既往的,在所謂的書房內,上網、看新文。那天晚上感冒得很,桌子上堆滿了因為打噴嚏,而餘下來的紙巾球。

我隨手抽起一張紙巾,「哈秋」的噴,然後扭作一團的,就放在桌子之上,沒怎麼樣理會。

忽然感覺,大腿左右,有些東西在滾動著。這東西,過了一陣,又從大腿,掉到腳趾尖附近,結果就消失了。

我本以為是紙巾球,無緣無故從手上墜落,於是本來也沒怎麼樣理會,但著眼一看,推開房門,頓看一隻蟑螂,在門前爬行著。

我是個很容易激動的人——但面對這樣的狀況,我的第一反應,卻意外地冷靜。

我隨手抓起剛好就在旁邊的殺蟲水,向著剛才蟑螂出沒的門邊,一邊尖叫,一邊連續噴了連續五分鐘,才將殺蟲水放回原位。

看,我多冷靜。

結果,蟑螂走掉了。

於是,那天晚上,我成了一個好孩子,頓時關掉電腦,十二點鐘準時跑上床上睡覺。

事後儘管我已經親手殺死了這些可愛的家畜,但紙巾球從我的腳跟邊滾過的陰影,依舊揮之不去。

我又想起,其實那些蟑螂,很大機會,就是出自於床底下,那些一層一層的雜物。

只是我並沒有這樣的權力,去移動床底下的雜物和垃圾。

實際上,若然真的要移動雜物和垃圾離開房間,除了剛才提及的這些筆記和雜物,還有一個漏提的東西,需要被移走。

那就是現在在寫文,不去溫書的我。


[1]

個人一生中只怕的兩種東西……喪屍和強哥,在半晚去廁所,看到強哥爬在鏡子上,真的像恐怖片一樣會尖叫出來。

零人
[引用] | 作者 零人 | 26th Nov 2011 1:36 A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