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23rd Nov 2011, 7:00 PM | 亂扯一通 | (151 Reads)

小學作文,鐵定要寫一道名叫做「我的志願」的題目。

最近在想JUPAS的事情和報名的課程,也順帶想起,以前老師曾經說過,當考慮JUPAS課程的時候,順帶可以考慮將來要做什麼職業。

我實在對職業沒什麼太大的期待,也不會過於要求要做什麼職業,反正我但求三餐安穩就已經沒太大問題,什麼職業反而沒有太大的問題;反過來說,當想起「我的志願」這題題目的時候,在腦海中想起的,卻是一大堆不想做的職業。

我不想做的這些職業,並非所謂的厭惡型職業,例如說護士、禮儀師之類的,實際上,我身邊也認識有朋友,打算在中七畢業以後嘗試著禮儀師的工作,反正這類型的工作有需求、也有市場、收入更相當不錯,他更打趣的說,若然將來我要死,可以先來找他光顧。

實際上,我不想做的這些職業,大多都是一些面前光鮮的職業,只是我實在沒有興趣而已。

其中一個我沒興趣擔任的職位,是評論員。

評論這回事,從表面上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是件很困難的事情,而若然這是在電視上、報紙上寫評論,實際上就和玩火毫無差別;尤其政治和時事評論,若然非一面倒題目,基本上要寫得合情合理,符合大部分人的感覺,又要寫得精簡、不能穩中求勝,是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再說,報章評論,大多淪為報章老闆喉舌,鱔稿量佔了不少。與其將自己的名字假手於人,充當他人喉舌,倒不如自己寫blog,閒逍遙,活得清高愉快。

其二是政客。

我覺得,政客是這個世界上最難擔任的職業。這並不是因為香港的政治環境、或是毫不穩定的政治生態,而是因為,政客大多數的行動,背後均有難言之苦,結果淪為部份持份者的喉舌。

如同曾蔭權一樣,2012普選拖完了又拖,人民力量天天在罵、高登天天在罵,大家天天在罵,幾乎每隔個一兩個星期,就會聽見長毛等人示威的新聞;但反問一句,若然曾蔭權要在 (將他捧上天的) 某斧頭黨的命令,和示威、民意之間選擇,他會選擇那邊?答案顯然易見。或許找來一個不怕死、敢得罪權貴的特首,這世界還有救,但到底斧頭黨會否捧起一個這樣的人當特首,這就成了疑問。

我覺得,我們大多所看見的「政治」,大多夾雜不少內幕,苦衷;政客最辛苦的地方,在於大家都要求他滿足所有人的需求——但大家都知道,他沒可能滿足所有人的要求,但大家都不會開口說沒可能、要為了某某社群著想而放棄某某其他社群的利益——因為人大多是自私的,大多都不願意放棄自己持份的要求。於是,大家就將這份 “Mission Impossible”,拋給特首處理,而特首也不能說出自己的苦衷,結果他就成了千夫所指,成為大家眼中的壞人。

打這一份沒可能全身而退的工,臉皮還要有七尺厚,要能指鹿為馬的工作,倒不如失業更好。

最後不打的工作,是藝人。

藝人又是一份台前風光,台後做老奉的工作。

如果一個藝人,單純出唱片、去活動、拍戲、接多一點工作,就可以紅起來,這也不會有今天陳浩民和馬德鍾,在日本拍戲非禮陳嘉桓的新聞。

台前大家都是好朋友——台後被人告發,大家就像是馬德鍾一樣,鬥快背叛的好朋友,將自己置於道德高地,然後全身而退。這樣的「好工」,無論年薪多高,也是鐵定不打。

不管是做炒作來非禮的女生、還是做背叛別人的——這樣的老奉,不做也罷。


[1]

選科時選擇與工作有關的科目是只適合有明確目標的人,如果沒有明確目標的話選一科自己最有興趣以及會讀得好的學科就可以。

話說想要安穩的工作的話,相信只有政府工才有可能?


[引用] | 作者 allsmk | 24th Nov 2011 5:03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