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23rd Nov 2011, 5:00 PM | 亂扯一通 | (193 Reads)

這年頭的學生,真的不容易做。

或許這只是因為香港的教育制度特別失敗,但作為一個中七生,經歷了那麼多年的教育,也看著香港的教育制度成長——不,倒退才對,某程度上也會覺得有點兒心酸。

最好的證據,或許就是今天打開報紙,就看見的一份新聞:一個家長為了增加子女進入名牌小學的機會,於是打從兒子兩歲開始,就將兒子推進學前培訓班,要兒子連中文也還沒有學,就要上西班牙文班、補習、接受學前教育。

沒記錯的話,當我兩歲的時候,我還在地板爬,連西班牙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遑論要學西班牙文。而就算到了現在十八歲,我連一句西班牙文也說不來。

或許一個兩歲大,發育健全的孩子,比一個在中學讀書的中學生,要來的聰明。

現代的家長大多是群怪獸。家長打從幼年起就出現這樣的情況,將自己的兒女假設成天才兒童,要孩子們從童年就失去了交際的能力,上些我也不知道有什麼用處的班別。兩歲大的孩子,連母語版本的「你好嗎」「拜託讓讓」的中文也不會說,就要先學 perdón 和¿Cómo está usted?。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世界。

然後當孩子們好不容易的進到了小學以後,家長於是開始安排更多的補習班和興趣班。記得以前小學去英華面試,到場以後突然感到很驚訝——那身邊的一大堆同年級的學生們,每人都帶著樂器要來演奏。那時我已經覺得,小學生能學樂器,已經是一件非常厲害的事情,我當時甚至不明白為何小學生就要那麼快學樂器,結果面試完結了以後我才知道,原來才藝表演可以加分,面試過關的機會會加倍。我總不成能拿著學校吹的牧童笛去面試吧。

不過現在回看,當時的我還落後著——而就算是現在,我也是落後著呢。現在的小孩在學ABC 都已經不同過去了,學的ABC也也遠遠超出童年時我所接觸的英文:"A for abaft, B for baboon, C for cable",結果我讀到了中七,英文還算有點成績,一看上面的列表,卻連幼稚園在學的ABC也看不懂意思。我甚至連 baboon 是什麼也不知道,狼狽得要去查字典才知道原來這是拂拂,看起來我真的應該要去幼稚園補習英文。

而為了應付這樣的變態學制,家長總是不甘後人的將兒女推到補習社補習,上課程、興趣班之類的;我實在不明白,為何小學的兒童,能有那麼多的時間去處理那麼多的課程,既能上音樂課、又能兼顧功課、上課不落後進度、還能修各種各樣的興趣班和課程,現在的學生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唸書和上課,享受和同學們相處的氣氛,而比較像是訓練超人。

在這個教育制度和氛圍之下,我們訓練出一個又一個的超人,結果超人除了懂得如何拆解名叫做學制的怪獸以外,就什麼也不會做了。超人們會說普通話,但會說的字詞卻只限制於書本上曾經教過的內容;他們也會說日文,但會說的日文字詞就超不出課本教過的範圍。所謂的興趣班的所作所為,並不是為了培訓學生們對某項課目的興趣,而只是為了最後完場時的那張證書而已。

到底我們的學生和下一代,到底還剩下多少有能力自立,能自我決定屬於自己的事情?

看著現代的學生這樣的被虐待,就這樣沒掉了童年,我們也只能慨嘆,現在這一代的年輕人真幸福。


[1]

所以前天信報的標題也非常中聽:「以愛為名 虐待子女」

虛淵澪
[引用] | 作者 虛淵澪 | 23rd Nov 2011 5:4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世界上其實有不少扭曲的愛


[引用] | 作者 allsmk | 24th Nov 2011 5:26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我唔知呢班父母到底有幾愛仔女,不過肯定既係:佢哋 一定非常愛面子!我試過幫一個妹妹補習,佢媽媽因為學識少,為咗填補心理缺口,逼個女議員名校,不特止,仲要佢學琴學芭蕾舞,搞到個女成日病仲要逼我畀多尐功課佢做。卒之我同個媽媽辭職,因為我唔想做幫兇。

理財先生
[引用] | 作者 理財先生 | 24th Nov 2011 6:41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