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18th Oct 2011, 9:00 PM | 亂扯一通, 心情記事 | (226 Reads)

中六的歷史老師,是個有能之士。

中六的歷史課,是唯一一課我會真正懼怕上的課。我懼怕,因為預習不夠,會無法投入上課;我懼怕,會因為同學的尖銳問題,而無法上課融入班房。但同時,每一次上歷史課,我卻會非常享受課堂上好學的學習氣氛,以及是老師的投入程度——對於我這種懶人來說,會在上課之前預習,已經很不可思議,不過中六的歷史科,正是如此。

這位名叫做義哥的老師,徹底地改變了我對歷史的看法,亦改變了我思考的模式;而他在上課途中偶然離題,談及一些哲學性比較重的內容,對話,亦是趣味悠然。

在一所人品複雜,學生大多無心向學的學校裡面,有著一位如此具備質素的歷史老師,很是幸運。

只是這年,這位歷史老師因為合約和學校問題,故此和一部分文科的老師一起離開學校,結果就留下這個爛攤子,讓一位沒教過歷史的老師接掌。

新老師上任才不過一個星期以後,課堂卻是,和中六那年,有著莫大的對比。

新的這位老師是位名校生,喇沙出身,高考歷史科成績是 A,不過大學修的不是歷史系,原本在學校任教的科目,是通識。

這年他臨危受命,前任義哥,也將這年教授的日本史內容,所有他會用上的筆記、書、考試卷、Paper、Sample 等等,交給這個新老師。

義哥亦在私底下對我們說,日本史的題目雖然難,但課程不難理解。只要按照課程的筆記教授、加上多研究一下 Sample 和 Paper,多看點日本史參考書,多做題目,基本上不成問題,要 D 甚至是拿個 C,不是難事。

只是情況並沒有我想像中一樣的好。

新任老師無疑是個聰明人。上任的第一天以後,新任老師拿起一本新買回來的《開始讀幕末維新的第一本書》,擺出一副誠懇的樣子,並且說自己也是第一次接觸日本史,在教授這個課程之前,也是臨危授命,故此只能和一眾學生們同舟共濟。

這無疑是以退為進的一手妙棋。

不過就算老師是打出了這一手妙棋,也不代表老師能教書。

開學第一個星期開始,老師開始教幕府倒台。

但他的所謂教學方法,卻是拿來那本《開始讀幕末維新的第一本書》,從內裡抽出內容,然後重新畫成更加難明的圖表,上面箭頭方框行動亂指一通,由是者即成一張所謂的「概念圖」。

用概念圖的形式教書,其實不是問題。但問題在於《開始讀幕末維新的第一本書》,記載大量課程內無需要知道,過於細節性的史實,比較起其他著名的日本史用書,這本是一本不太適合AL課程閱讀,是本單純記載史實而沒有分析史實,屬於娛樂性質、滿足好奇心居多,而不適合課程的參考書;而老師卻拿了這本書,作為主要的教學工具,每一課上課就只解釋這些過於枝節性的史實,於是學生上課,自然懶理會老師了。

與其上課聽老師解釋他對於坂本龍馬的愛有多大、如何敬仰坂本龍馬,那倒不如讓我回家看仁醫,看看電視版的坂本龍馬,總好比上課聽書吧。

另外,或許是因為教學方法上的問題,這老師講課,總是喜歡自說自話。

常說歷史是個故事。

教歷史,可以如同我在舊校的情況一樣,以講故事的形式教。在舊校讀書的時候,中五歷史科的老師是一個有一定年齡的高齡教師,當香港經歷第二次世界大戰和戰後,他在香港讀書,還是個黃毛小子。於是當教授香港歷史的時候,他將歷史事件融入到童年趣事、一邊教書,一遍插入他當時上街打功夫做爛仔的經過。大家一邊聽一邊笑,老師又能教書,學生又能享受課堂,一流。

也可以,如同上年度,義哥一樣的方式教學。義哥教書,有點兒像是通識課程,不著重於歷史史實。課堂上聽歷史史實,補充資料,也頂多只是聽個一兩天,佔了一個課題的時間還不到五分之一;剩餘下來的時間,老師全部用作解說題目、拆題、小組討論、看資料片段、看著 Sample paper 討論試卷問題、堂上即場練習試答抽問,從而誘導學生,讓學生們自行思考題目的癥結和問題所在。

這有如大學教育的精神一樣,老師退居幕後,單純作為一個啟發學生思考的角色,讓學生們自學,自習。那種上課的氣氛,精神,討論的氛圍和辯論的激烈性,均是相當深刻。扯遠點說,我甚至敢說,中六的歷史科,是我人生中,上過最精彩,最有趣,亦是最能學到東西的一科。

只是這個老師既沒有上面的年齡基礎,也沒有義哥一樣的啟發性思考教學,每一課只顧拿著筆記在講故事,而且講的都是一些枝節,和課程的核心問題根本一點也沒有關係,加上珠玉在前,人人必然有所比較,也很難怪沒人會上課聽書。

不過,這老師倒是有個值得敬佩的地方。

由於學校限制了列印筆記要在兩三天前申請,這個老師為免麻煩,加上學校給予每名老師印刷筆記的資源有限,於是每天都是自費列印筆記。

筆記一張三毛錢,而這天我收到了合共五張的筆記,也就是說,老師在每人身上已經花了一塊半;班上有三十多人,而老師還要教兩班歷史,粗略估計光是這天,他已經花了接近一百元印筆記,而且還要是全手動印刷、手寫。

據我所知,我校老師的薪金,比坊間的學校都要少。一個入職兩年的老師,薪金大概一萬九千到八千多元,甚至兩萬多左右。不計算購買參考書的錢,屈指一算,光是一個月,這老師已經花了接近一千塊在列印筆記之上。

而他還要任教新高中的通識科課程,我想大家都知道,新高中的課程,有多難熬,有許多的未知數在裡面,需要老師花費大量時間準備,於是兩科大科夾在同一時間,無疑是百上加斤。

考慮到這點以後,這老師的毅力和教學的精神,實在相當厲害。尤其是他能在沒人聽書的情況下,依舊很努力的教書,實在很令人欽佩。

不過,叫人可悲的是,他那些辛辛苦苦做出來的筆記,最後卻沒有人看,也沒人期待過他的那些筆記。

更可悲的是,若然單單是靠著無比的毅力、空有教學的熱誠,就能教好書,學生們就這樣能拿到好成績,那麼補習老師大概都要失業了。

[1]

我那邊的生物課和你的歷史課有類似遭遇。

原本教中六A-Level生物的B女仕在中三曾教過我,亦成功挑起了我對生物的興趣,間接影響了我現在的目標...先不提這個,她有多年教AL課程的經驗,民望極高,她高水準的筆記甚至令我認為考AL生物比會考更易。

但她卻因健康原因而退体,生物課由教CE生物的老師L接手,而她上一次教AL已是2002年的事......即使她也有筆記(一課二十多張),但根本只是另一本課本,而她的教學方式是讀powerpoint......對我班理解能力高(而答題能力低)的男生而言更是死罪,結果現在我和同志「上課自修」,效果竟比乖乖聽書好。唉......

stardust
[引用] | 作者 stardust | 18th Oct 2011 8:48 PM | [舉報垃圾留言]

>生物課由教CE生物的老師L接手,而她上一次教AL已是2002年的事......即使她也有筆記(一課二十多張),但根本只是另一本課本,而她的教學方式是讀powerpoint......對我班理解能力高(而答題能力低)的男生而言更是死罪,結果現在我和同志「上課自修」,效果竟比乖乖聽書好。唉......
我想我那邊的情況應該比你要差一點。一方面,你那邊的老師好歹總算是有教學的經驗,但我想我那邊的那位老師,是第一次教歷史,就連課程也是臨時準備得來的,也很難期待什麼……
只能說啦,遇上這類型的老師,就只得靠自己了,畢竟AL 其實也算是半自修性質的課程吧……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Altia | 21st Oct 2011 11:52 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