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25th Sep 2011, 3:35 AM | 亂扯一通, 心情記事 | (323 Reads)
爽報或許是這星期被談論得最多的報紙。

談論的內容,不僅是爽報這份報紙的印刷量,更多的,是關於爽報這份報紙的內容、詳細的專欄,當中包括各種各樣的問題——比如說道德和兒童不宜的問題、渲染色情、用詞、語文等等。

筆者有看報紙的習慣,不過近年家人買報紙的機會越來越少,故此筆者也在近這幾年,開始跟隨家人,轉成看免費報紙。爽報,亦是其中一份家人有拿回家的報紙——

而筆者也有追看爽報。

或許,正正就是因為爽報的路線,和一般的報紙,雜誌不同,本著好奇的心態,故此才會讓筆者有這種動力,每期都拿爽報看。

在報紙的角度看起來,爽報走的是小報路線——

對於香港以外的讀者,或許對於小報的認識較多。所謂小報,指的就是將主流的新聞、國際大事報導篇幅減低,集中報導一些較冷門和次要的新聞,甚至主要以八卦、專欄、旅行、經濟等等作為題材——簡單點說,那就是非主流。

香港被公認成為小報的報紙不多,雖說幾份主流報紙均有成為小報的潛力,但真正可以稱得上是「小報」的報紙,就只有爽報。爽報的新聞報導不多,內容不詳細,僅僅流於片面的幾百字新聞,很難有所吸收,大概只得概觀而不得全面,文字亦偏向於煽情;如同上星期四九月二十二號的新聞,爽報就用了蘋果在IFC開幕的專賣店作為頭條標題——對於一般報章來說,這種僅能進入新聞版的新聞,卻被拿作成為當日最重要的新聞看待,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而能看爽報,代表筆者不會預期對方在新聞上的表現。小筆如今看報紙,某程度上僅僅是為了消磨時間,畢竟要看新聞、學中文,小筆大可以買一份星島日報、或是明報等等較為專業化,較為正經的報紙,而無需要看這種故意渲染色情、賣弄女生的報紙,再說要看新聞,上網看不就顯得更加方便嗎?

正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小筆之所以會留意爽報,都是因為軟性新聞和專欄。

爽報另一項和其他報紙與別不同的地方,在於專欄。雖說筆者一向對陶傑沒有太強烈的好感/厭惡感,但對方既然能在報紙上連載帶有強烈色情意味的小說,這自然地會挑動人的好奇心。既然無需花費,看一篇一千字的小說連載又不太花時間,負擔不重可以一看。爽報的內容亦不見得很精闢,某些文字的用法、處理甚至稱得上搞笑,又可以當成是茶餘飯後的話題、和朋友拿出來恥笑。這樣一舉三得的報紙,筆者不介意多看。

雖則,爽報的文字功力差,文白夾雜,報導的新聞數量亦不夠多,但刻意地走小報路線卻是令筆者眼前一亮;而筆者深信,就算爽報不改善色情連載的問題、甚至被教育界因為色情專欄和三點式圖片,而被教育界和學校杯葛——這也證明了一點,那就是爽報的爭議性只會越來越大,同時越做越大。以廣告而生的免費報業,名氣是其中一項不可或缺的要素。越是多人反對爽報,輿論就會越來越大,自然會出現更多和筆者一樣,因為好奇看報的人,而這自然造就出更多的廣告收益。

或許你我都覺得,爽報的實力不足。但實際乃是,實力,並不足以反映一個人的成敗。在某些時候,如同爽報的例子一樣——或許,決定成功失敗的,並不是實力,並不是文字的根底,而是在於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