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1st Sep 2011, 6:00 AM | 亂扯一通, 心情記事 | (252 Reads)

Picture

 

上年的九月一號,小筆身處於內地,處身於一個筆者不喜歡身處的營地之內,默默地在月光之下拿著墨水筆,在帶來的筆記本上寫日記。

不過,我預先寫了九月一號的一篇散文,那是篇,談及寫文章、Blog原因的散文。

寫著這篇文章的這一瞬間,香港已是深夜——正確點來說,其實已經算是九月一號的凌晨;新學期就這樣淡然地開始了,而上學期、上年度的事情,所有舊的事情,都已經開始逝去——

或許,這會是一個回看暑假,展望將來的好機會吧。

或許暑假最大的收穫,其實乃是意識到我是一個多麼懶的人。不少網友昔日經常說小筆寫文章很快,很多,接近每天三四篇文章,如同一部打字機一樣寫文的速度快得嚇人,而我以往亦曾解釋過,這只是因為有心去寫,所以才會寫出那麼多篇文章。

暑假正好體會出這點。正因為寫文的一道火沒掉了,正因為想寫的題材已經開始變得不吸引,正因為想看見回覆的文章沒看見回覆(而且沒什麼人看),正因為種種月經文越來越寫不出來,身邊的題材越來越少,儘管時間變得越來越多,但文章的數量卻變得越來越少——說到底,還不是因為人懶了,藉著有一點點名氣,就什麼文章也不寫吧。最起碼,回看之下,我是這樣看待自己的。

而處身於八月三十一號的這個深夜,我突然很淡定地對待自己沒做好功課的事實。

處身於往日之際,我應該也會將功課留到八月三十號的這個星期才開始做,並且很完美地在九月一號的早上,帶著功課回到學校,然後發現沒有老師會在這天收功課,這些對於以往來說,總是例行公事。我總喜歡將東西留到最後一刻才開始做,並不是因為我有自信,能在這星期之內做完——而是因為我喜歡那種莫名的壓逼感。

不過,這暑假,我絲毫沒碰過功課。於是今天下午,朋友打電話來,問及功課的事情,我還很淡然的給對方分析說:「要交的U.E. 和中文功課全部都會在九月五號才開始收,剩下的一科歷史那就寄望它在五號好了;二號收的話,明天一口氣做完吧,想辦法解決好了」話語剛落,我對歷史一科並不樂觀,畢竟心中大概有底。

不過,或許這就是性格上的改變吧。

暑假完結,大概意味著,要做的、要玩的,大概也應該要玩光。的確,這暑假實現了小筆的不小願望——包括,日麻方面的鳳凰民資格,和各位網友出門吃飯,甚至見到了不少希望見面的人,總結來說這暑假過得比我想像中要懶散得多,但同時亦不致於每天無趣得坐在電腦前重看High Stakes Poker Season 6.、或是每天睡天光——當然,小筆也體會到很久沒嘗試過的通宵寫小說,這也算是其中一項小筆很想做的事情吧。

寄望,從暑假回來學校以後,能颯爽地完成小說和兼顧學校,開始先溫習,將寫Blog時間推遲到深夜左右,同時亦能兼顧小說。

面前的小說進度欠佳。目前依舊塞在三萬多字的關口,已經有差不多一個星期沒碰過——而目前打算從第一個字開始修稿一次,順帶也將某些情節的不通順地方改寫一下。這聽起來猶如歷史重演一樣的舉動,希望能寫出真正想寫、想表達的內容。

得獎是很其次很其次的舉動,畢竟世界強手林立,要說得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求做皮能過自己的一關,寫得不太黑暗就好;筆名,應該也會換成用網名Altia 投稿吧。

學業方面,也沒什麼好講的。若然升不上大學,應該會去澳門做發牌員吧?反正以筆者對於賭博遊戲的知識來說,要做發牌員,或許會是一件好事呢(笑)。當然,若然連仗也未開始打,就已經直接喊投降,這也未免過於消極了。

或許將來會沒有更新的時間,或許將來會累得透不過氣來,或許將來這邊會變成全日記向而沒有散文——不過,既然決定了就要走下去,總不能先開戰就認輸啊。

Blog務方面,這邊不談太多,憑歌寄意,附上曲子一首,讓大家理解這邊的感想吧。


除了歌詞以外,最直接而表達出感想的,或許會是標題。

And I'm home.


[1] 努力,加油!

努力,加油!
祝學業進步!


[引用] | 作者 Michael Leung | 1st Sep 2011 6:37 AM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w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Altia | 8th Sep 2011 7:19 PM

[2]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web positive
[引用] | 作者 web positive | 1st Sep 2011 12:31 PM | [舉報垃圾留言]

其實可以匯報一下功課的。

歷史和中化老師離職。
英文老師忘記了功課。

固然這真的只是很幸運,但我應該很幸運的說……我沒做功課,但這不代表我的決定是正確的。
又或者應該說,我被學校擺了一道吧。

>我也有此體會,有時候事情拖到一個地步,總覺得壓迫感反而令人提高效率,而事情也反倒完成得不錯,於是之後也抱此僥倖心態了。

我並不覺得是偶然,更不太明白「僥倖」是怎麼樣來的。
恕小弟說一句吧,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尤其是能以自己雙手達成的事件,沒有「僥倖」的因素存在。能在深夜內完成是辛勞、預早完成功課是計劃,難道用雙手親自完成功課又有「僥倖」的成分存在嗎?「僥倖」因為不需要交功課的關係才覺得成功嗎?「僥倖」可以完成功課?「不幸」地沒有完成功課?

不管成功還是失敗,這些都是無意味的結果論,將這些事情用作討論沒什麼意思。

>有著書立說的嘗試
不敢當。只是一個閒人而已。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Altia | 8th Sep 2011 7:29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