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24th Aug 2011, 6:00 PM | 樂動聆心 | (326 Reads)

首先筆者還是不得不說聲抱歉。本來本文打算一起收錄在介紹同人歌姬的文章中,但最終卻因為篇幅太長的原因,筆者只能將五段文章拆開,轉而另外開一篇,每人獨自介紹。接下來,筆者會集中介紹同人界內熱門的明星歌手;其中不少廣為被聽慣Anisong的朋友認識,但亦有些不為人知,但依舊有著一定實力的歌手。上面曲子主唱的みとせのりこ,正正就是筆者在本文將要介紹的同人界歌手。



不少人認識みとせのりこ,均是因為在遊戲Chrono Cross中出現的片尾曲 Radical Dreamers ~盗めない宝石~(也就是上面的一曲),其清澈無瑕的聲線,為當時(2001年)的同人界投下一枚震撼彈。另一個可能認識著名歌手的契機,乃是基於在Ar Tonelico 中和志方、霜月兩人合作,後期(也就是該遊戲的第三部)擴展到還出現KOKIA、茶太、片霧烈火等等有名歌手,不過對於筆者來說,最令人傳誦的始終是遊戲第一集內,霜月、志方、みとせのりこ三人大合唱的EXEC_PHANTASMAGORIA.,也就是上曲。

不過,以上全部並非筆者認識みとせのりこ的契機。會找到みとせのりこ這歌手,當初只是因為其替志方あきこ《Harmonia》這張大碟寫下的一首《軌跡》,然後順藤摸瓜,頓時找到負責寫詞的みとせのりこ——結果第一張接觸的大碟,乃是みとせのりこ的《ヨルオトヒョウホン》(夜音標本),結果頓時成為筆者其中一張最喜歡的大碟。大碟完全發揮出みとせのりこ在聖詩班歌唱的經驗和聲線:清唱的《綺羅の天蓋》以多重疊音、無伴奏的形式引入,充分發揮出其清澈無瑕的聲線特質;《天の鈴》莊嚴肅穆,帶有一絲淡然的和風;《蝉時雨》用電結他做伴奏,談不上激昂但歌詞卻顯得動人;翻唱自魔戒的《NAMARIE》依舊保留原曲的詩意;一曲《スイレン》哀怨動人,雖則筆者當時聽不懂歌詞,卻意外地一聽就愛上這曲,直至今時今日也是筆者心目中的第一號神曲。日本民謠《早春賦》則是唱出みとせのりこ其聲線中令一分的甜味,而隨後更造就其在07年出版《カタン》這張民謠翻唱專輯(並且在本年六月再次添吃,出版《カタン <-第二集->》)。



其人不活躍在遊戲界,10年產量只有一首曲子、加上一張為小說主唱的Image Album、一一年的產量稍多但卻沒什麼關注度。 みとせのりこ不常為遊戲主唱曲子,更是未曾涉足動畫界,令其知名度不高;其聲線發揮局限性頗大,儘管參演Ar Tonelico系列,但由於聲線發揮所限,伴唱、和音的情況較多,挑起大樑實際主唱的曲子也不算突出;其大部分編曲也偏向於輕伴奏,雖有和弘田佳孝合作的《YORLGA》是特例,內裡主要以和風和迷幻式、重伴奏的編曲為主(例如說上曲標題作《ヨルガ<睡晶>》),但這始終是小數例子(當然,內裡也有一些輕伴奏的曲子,如《天上への祈り》一曲,不過重伴奏的情況頗多就是了)——

說了那麼多張專輯,最後兜兜圈,還是要說著筆者對於這個歌手的觀感;儘管不少人將其當成是一個唱甜曲的歌手,但筆者卻會將其當成剛好對立,也就是哀怨,實際上她在演繹這兩類型的曲子上也有一定水準;みとせのりこ聲線可以說有甜和清澈的味道,這點從兩張民謠翻唱專輯中可以看出;但同時,其聲線的尖和銳,更是給筆者一種哀怨的感覺;其不以編曲故意掩飾這點——而反而將高音誇張化,則如在暗處綻放的一朵帶刺玫瑰。大部分人或許會被其尖銳而誇張化的高音而刺傷,但這種奇特的高音(不如志方一樣以多重音軌包裝聲線)、編曲,卻正好有一份孤高感,使人只得孤芳自賞,這是筆者難以從如今的流行音樂、甚至是難以同人界中找到的。衷心祝福她在將來,能繼續保持這點,在她所喜歡的音樂路上繼續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