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14th May 2011, 4:28 PM | 特輯:ASL 2010 | (344 Reads)

Picture


飛蘭雖說看起來資歷較淺,但實際上出道已經差不多五年。在2005年出道之始,她並非使用飛蘭的藝名,而是以MASAMI的名義主唱幾個H Game的遊戲主題曲,在差不多一年半以後才開始使用飛蘭的藝名,在第二張單曲才正式加入現在的唱片公司(Lantis)。而以上提供的鏈接,正正就是飛蘭擔當主唱,上述所提及H game的OP,不過片內內容是一條MAD而已。若然讀者們仔細聽,並和現在的飛蘭比較的話,會發現其實兩者的聲線幾乎一樣,曲風也有類近之處,但明顯地聽出,飛蘭目前的聲線較為清澈、聲線音準、運氣等等也有很大的進步,這點筆者是一首一首曲子追回來的時候發現,並有所感觸的。最起碼,現在的飛蘭,不需要如同上面的一曲一樣,依靠一些古古怪怪的電音以掩蓋聲線上的瑕疵,具備實力,這點是不少歌手望塵莫及的。
但,飛蘭最大的優點,也可以說是壞處的地方,在於編曲和曲風局限性甚大,固然,這可以說是編曲者(Element Gardens居多)的責任,但實際上飛蘭能唱慢曲嗎?筆者就很期待飛蘭在將來回答筆者了。飛蘭的快歌,例如說Last Vision for Last,戦場に咲いた一輪の花、甚至是最近推出的聖痕OP螺旋、或いは聖なる欲望。等等,筆者對歌手的唱功是讚譽有加的,但以上的曲子均有一個共同的問題,在於編曲重複度極大,聽起來旋律鋪排沒分別。大概就會是前段一個小節飛蘭Solo副歌 Show Off 唱功,主旋律以後副歌回到主旋律、Bridge、最後回到昇華的副歌,完——雖說不少歌曲,也採用了這類型的編曲(例如說コネクト、ebullient future、true my heart這些公認是有知名度的曲子,筆者就不打歌手的名字出來了),但飛蘭最大的問題在於這類型的編曲佔了大多數。重複又重複四五首的單曲用同樣的編曲,風格更要具一致性,可算沉悶。而至於說慢曲的問題,筆者雖說知道飛蘭的慢曲,例如說鎮魂の旅へ一曲(上面的LIVE正正就是本曲)有一定水準——但飛蘭在其B Side的單曲內嘗試過其他曲風——例如說本能のDOUBT的B Side本当の愛を求めて就是一首Jazz系的中板曲,效果不算太差但不算突出。或許是因為風險問題,或許是因為歌手意願,飛蘭才沒有進一步將慢曲當成是主打歌——但筆者絕對贊成歌手踏出第二步讓慢曲當成是主打,畢竟歌手不能只原地踏步呢。
Picture
至於說歌手在ASL 的表現,筆者由於找不到現場Nico 錄音,故此只能總結幾次不同地方的LIVE,加上DVD內的錄音等等以評價。而是次,飛蘭選擇了SERIOUS AGE 、戦場に咲いた一輪の花,Errand三曲。SERIOUS AGE是ブレイク ブレイド的ED、而Errand是聖痕のクェイサー的OP——但會聽過戦場に咲いた一輪の花的人應該不多,就知名度來說也算是飛蘭其中一首較為少人認識的曲子(連大碟Polaris也沒收錄這曲子呢),故此筆者較為奇怪為何飛蘭會選擇這首曲子了。就表現而言,三首曲子有CD水準,而戦場に咲いた一輪の花甚至是比CD唱得要好——但由於該曲的錄音版本水準實在一般,扯高音和副歌部分很勉強,而LIVE相對來說自然得多,沒了CD的刻意和生硬,也突出了飛蘭在這幾年來的進步。而觀歌手的臨場發揮和其他部分,也見歌手投入,算是一場有水準的LIVE。現場的水準也是貼近歌手在其他LIVE的水準——故此,雖說筆者沒看過Nico的現場版,不肯定歌手有沒有咪嘴或是修正聲線,但以飛蘭的水準來說,可能性不大,就算有也不會太大,頂多就是一兩句或是音量問題。當然了,筆者也說不來到底真正版本會如何,或許飛蘭唱現場唱得非常糟糕,筆者也無從知曉,故此筆者絕對有所保留就是了。
最後也附上飛蘭的另一場LIVE,唱的曲子是上面提及過的本能のDOUBT,乃是10年十月新番偵探歌劇Milky Holmes的ED。兩場LIVE的水準(甚至說,比較其他LIVE的)相差其實不大,就算唱的曲子有偏差,某些高音的位置也聽出有點兒不穩,但依舊不失為一場高水準的LIVE,也算是肯定了上面ASL唱功以及是實力的問題。
Picture
在飛蘭的現場演唱內,飛蘭提及希望自己繼續進步之餘,也希望身邊的歌迷繼續支持自己,這種誠懇的態度,加上飛蘭一步一步的進步,很讓筆者有所感觸——而飛蘭今日有著這種成就,絕對是她在這五年來努力的成果,一切均可說是實至名歸。筆者也絕對相信以飛蘭的唱功和聲線,她有能力更上一層樓,唯獨是飛蘭需要拋開編曲的捆索,方能成為一個全方位的歌手了。

將來期待度:4/5
LIVE評價: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