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6th Feb 2011, 8:52 PM | 心情記事, 自說小說 | (141 Reads)

「我愛你——直到海枯石爛」


求婚的那一天晚上。

香港問他。

「你愛我不愛我?」

那時他什麼也沒有做。他只是說。

「我愛你。五十年不變」。

這是一雙如同情侶一樣恩愛的現象。兩人依靠著對方,儘管偶然吵嘴,偶然會有點兒吵吵鬧鬧的情況——最終,卻是如同一對熱戀中的情侶一樣,依靠著對方的身影。

直至到1997年步進教堂的一刻。


「黎明來臨前
大地入夢鄉
沒有聲响也沒有燈光
唯有從街上還可以聽到
孤獨的手風琴來回遊蕩
唯有從街上還可以聽到
孤獨的手風琴來回遊蕩」

孤獨的遊子終究找到自己的歸屬。一個好男人。

婚禮的晚上,名叫英國的舊男友灑著淚,在家門哭著。舊男友的家人則是什麼也沒有說,寂靜的看著婚禮儀式的進行。

看著新娘和新郎笑得如此燦爛,新郎不禁流下淚,看著在電視中小得燦爛的新郎。新娘的家人覺得男友是在妒忌。但其實男友是在擔心。

新郎則是被牧師問及。「你是否願意你願意娶香港作為你的妻子嗎,與她在神聖的婚約中共同生活?無論是金融風暴或健康問題、樓價大跌民主問題、自治權、不論好景還是逆境失意,你都願意愛她、安慰她、尊敬她、保護她?並願意在你們一生之中對她永遠忠心不變?」

「I Do.」

才剛剛說完,新郎則是將名叫做「五十年不變」的戒指,套進新娘的手指中。新娘笑著的看著面前的新郎。新郎也笑了。

孤獨的男友看著電視面前的直播。在飛機上,他將手上的遙控器丟到面前的一疊魚手指上。中國籍的管理員則是笑笑口的走過來,然後冷靜的說著:「看,我們贏了!」


琴聲飄忽向
郊外的麥田
一忽兒又回到大門旁邊
仿佛整夜它把誰在尋找
但它的始終也沒能找見
仿佛整夜它把誰在尋找
但它始終也沒能找見

新婚後大概六年,新娘第一次吵鬧。

這其實已經不是新娘第一次吵鬧,只不過會發動起全民一起吵鬧,倒是第一次的事情。

新娘和新郎,雖然不能說是老夫老妻,卻已經有著五年的歷史。只不過,新娘一直在為著自己的自主權而煩惱。

新娘原本是個自由人,本來有著一份很好的工作,卻因為新郎的關係而辭去工作;結果到了最後,工作則是辭去了,剩下的就只有留在家中繡花,打打麻將——誰知道名叫做中國的老公,連老婆每天出門多少個小時,去哪裡吃飯等等的詳細行程,也要限制。

名叫做香港的老婆,到了最後向著自己的老公說。「請給我自由。我需要自己的自由!別將你外家的那一套擺在我的頭上!」

只不過,老公則是什麼也聽不到。彷彿是綁上布條一樣,他什麼也沒有聽見,沒有聽見老婆的吵鬧聲,更聽不見老婆在衣櫃之中的請求。儘管老婆讓家人一起喊著,老公卻是不為所動。那一天的晚上,他第一次打了自己的老婆

他不知道為什麼一個有幸福的人,居然還會要求什麼。


深夜涼風從
田野上吹過
蘋果花兒也紛紛飄落
講出來吧你找尋的是誰
年輕的手風琴手你快說
講出來吧你找尋的是誰
年輕的手風琴手你快說


老公自此之後一直和老婆冷戰。

老公將老婆家族的家人標誌成為一個反叛的存在。他不明白。他不明白為什麼老婆家族的人不能妥協,不能接受,不能答應,不能按照自己一套的行事。

她,只是輕輕的說了一句說話。

「請……放過我。」

「我很愛你啊!」

「請……請……請不要繼續愛我了!」

老公不明白什麼是愛。他只知道,愛就是讓自己喜歡的人尋找到最好的東西,卻不知道這不等於應該要的東西。

我需要自由——老婆這樣說。

老公則是大怒。他對著面前的老婆,一巴掌的打到老婆的臉上,卻流出一些紅色的液體。老婆只是繼續說著——我需要自由。請給我自由——卻換來另一巴掌。

這是個令人心酸的過程。外家的家人每天聽著電話,儘管大聲的喊著,卻不知道這個家之中裝上了多重的隔音板,以致到了最後,家中互鬥的兩人什麼也沒有說——

她講出了需要的是什麼,卻只有一夜一夜,繼續無情的被虐待。


也許心上人
就在你近旁
但她不知道你在找誰
為何整夜你孤獨地徘徊
擾得姑娘們不能安睡
為何整夜你孤獨地徘徊
擾得姑娘們不能安睡

也許香港真的瘋掉了。中國這樣想。

中國將鎖鏈鎖在香港的身邊。香港早已佈滿疤痕,一列一列的疤痕將地上染成紅色,瓷磚與瓷磚之間的裂痕早已被染成是紅色,血水則是不時從門後湧出,到了最後淚和血交織,香港努力的喊著,努力的哭著,但無奈這是一個裝著隔音板的地方,這是一個無奈的世界。

誰叫香港選擇了中國這個丈夫。可惜這已經太遲。

中國將香港一片一片的肌膚割下。他先將司法獨立拿走,讓香港的家人們痛不欲生;然後則是將香港的牙齒,也就是環境規劃拔走。最後香港的舌頭,也被中國拿走,換成是名叫做綠壩的人工舌頭和人工嗓子,以致到最後香港連說出一句說話的權利也沒有。

香港低著頭,看著面前的中國。她睡不著,每天晚上只是將頭慢慢的撞向柱上,留著血——卻是被關進籠中。到了最後,香港連發出一句說話的氣力也沒有。她只是一個如同廢人的存在,一個早已喪失了過去的光環的小狗,搖著自己的尾巴,看著主人——也就是中國臉色的寵物。

然而中國還是不明白。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做了那麼多的事情,全部都是對香港好,卻沒有讓自己的妻子睡覺過。於是他將綠壩摘下,問道:「為什麼你不得安睡呢」。

香港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卻只是問了一句說話。

「你愛我嗎?」

中國笑了一笑,然後回答道。

「愛你。也就是因為愛你,所以才要殺死你啊。」

電視傳來一聲殘酷的尖叫聲。那是一把屬於香港的親人們的慘叫聲。他們慘叫著,悲鳴著,在電視上一個,又一個的從天台跳到地上,彷彿是世界末日的自殺,卻原來是因為被中國推下去。

「因為愛,所以才會讓你的親人們死掉啊。」

中國從旁邊拿來「秘密警察」和「河蟹」這兩把刀子,然後看著面前一臉恐懼的香港。

「死掉不好嗎?」

And, the word "Hong Kong",
was nothing but a geographical term since 20XX

End.


後記:

出處在此

我什麼也不想說。隨便寫了一段小說般的東西,我不想寫時事,因為我只是一個會說故事的人。

我天真得恐怖,然而我已經忘記了怎麼樣寫好結局,或者是將事情扭出一個好的結局出來。我已經忘記了怎麼樣寫一個所謂的好結局。

請饒恕我的不是。

[1]

差點以為是Hetalia同人文…lol

Phibby
[引用] | 作者 Phibby | 7th Feb 2011 11:10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