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9th Dec 2010, 6:10 PM | 自說小說 | (131 Reads)

一篇蠻為有趣的溫馨小說。

溫馨小說的特質則是必然會出現家庭情節和妹控的情節!各位知道我也算是一個隱性的傲嬌妹控嗎!禁斷的愛超爽的!(拖

好了,這一次的小說絕對是正常的。正常得很,沒有愛情成分,不是以前的愛情小說了w

有興趣的……就看吧w


傷痕

狂笑。

接近不能理解。

近乎是瘋癲的狀態。

就算要說成是失控的笑也不為過。

他邊笑著,邊看著面前的那一個比他年長個十年的……人形。

手上持著明晃晃的刀子,卻只是一個勁兒的插進那……人形的身體中。之所以會說成是人形,乃是因為,人的臉孔早已佈滿血液。血液。血液。不止的血液和快要變形的臉孔,那張臉已經接近是辨認不能——連是男是女也辨認不能,唯獨是靠著下身有腳,有手,鏈接著頭部,才能勉強辨認這一個人。

或者形容這一個為人,會有一點勉強,但這的確是事實。面前的這個人,在他的眼中的確曾經是一個「人」——最起碼在五分鐘前,這的確是一個能呼吸,能正常說話的人。

而他很清楚這一點。事實上五分鐘前他才和這個人一起吃飯。

「爸,今天晚上也要工作通宵嗎?不用去找她嗎?」

還記得在五分鐘前,面前這一個名叫做「爸」的人,這樣被他問及。

而「爸」則是點頭說著。

「丟掉的東西就算了吧。」

他又問道。

「你掛念妹妹嗎?」

「不。這種虧本貨,來一個也就算了吧。事實上還真的要慶幸她死掉了誒」

就在這一句話說著的時間,原本拿在他手上的安眠藥卻已經被投到那名叫做「爸」的人的杯子中。

他悄然的走出房間,然後跑到廚房,尋找著一把適合殺人用的刀子。

牛肉刀到底會不會比較適合呢?他這樣思考著。拿起刀子一看,卻發現刀鋒早已生鏽,刀子過於鈍絕,不是殺人的上行之選。

他將刀子放下,卻留意到旁邊的生果刀。

鋒利而又美麗得快叫人透不過氣來,刀鋒於昏暗的月色之下更顯得有著一份的妖異,銀光卻是如同磁石一樣將他吸過去。

他想也沒想就拿起刀子,看看在客廳裡面的時鐘,想著:安眠藥應該差不多發揮效用了吧,於是走進那名叫做「爸」的人的房間中。

那名叫做「爸」的人躺臥在床上,大字形的展開身體,被子卻是被踢到床下。他頓時感到一陣恐懼——那可是殺人啊。那可是終結一個人的生命啊。那可是殺人啊。那可是殺掉自己的父親啊。

然而他又想起那一句說話。這種虧本貨,來一個也就算了吧。事實上還真的要慶幸她死掉了誒。

太過分了。

不可以饒恕。

每當想到這裡的時候,他心中突然鼓起一種無名的憤怒。原是顫抖著的手卻突然變得有力,握著的刀子一口氣的插進「爸」的胸口中。但見血隨著刀子抽出的同時,流之床單,枕頭,「爸」的衣服,甚至是房間中的一切一切——也快要在他的眼中,變成是紅色一樣的存在。

他冷靜的摸著「爸」還存在的鼻子,嘗試去感受著呼吸的存在,卻已經無法感知——

然而人總是會有情感,有著七情六欲的。當他嘗試著壓制自己的情緒,他卻已經無法忍受這一種因為勝利,因為血,因為血腥,因為愛,因為刀,因為一切一切一切一切而帶來的——

喜。

狂喜亂舞。

喜極而泣。

喜得——

使他跑出睡房,將門略略關上,然後待門還沒有關上的時候跑出房子,跑到垃圾桶——

拿回那一個印著印有「穹妹」,一個在動畫中屬於妹妹人物的抱枕,和一個白髮少女的遺照。

他還記得,當時,是他故意要求將妹妹的遺容做一個特殊的處理:將頭髮染成白色的。沒有人明白為什麼他會這樣做,但這是他的要求。反正「爸」——對於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妹妹,也沒怎麼樣理會過,隨意的點點頭就實現了這一點。

他拿著這幾項東西,跑回到房間之中,生怕遲了一秒鐘這些「垃圾」會被掃地的工友掃走。然後他將「穹妹」的抱枕放到睡房的一旁,將睡房中的電腦設置成「穹妹」的壁紙,然後對著那一張黑白的照片說著。

「放心。妹妹——我們很快,就可以在一起了。阻礙我們的人已經死掉了!看看面前這個大叔?他將你虐待的好慘啊!所以——都是因為這種人,你才會死掉……不,是幸福的啊!現在……讓哥哥為你報仇……

你說——好不?」

他放下照片至抱枕的旁邊,然後重新提起旁邊一直放著的水果刀,一邊喊著「穹妹」,一邊砍下去。

當他這樣想著的同時,他還想起在自己的睡房中,那鎖在棺材中的妹妹——和睡床並放著。

還有,屍體上那一個清楚無比的——水果刀痕。


事後小感:
在某Blog上看見自己的文章評價為open End文章,但事實上我從沒有刻意營造這一點出現在各位的眼中。固然,故事千個人看有千個模樣,上面的故事各位要怎麼樣理解,則是各位能玩味的地方,但不得不提的是每一次在我腦中總是會浮現一個整體的結局和人物的終結。但當然怎麼樣的結局則是不會說的事情了。

畢竟——這就是文字的可塑性,也就是「戲言玩家」的原因啊w

至於說,為什麼要寫穹妹。那……大家喜歡看嘛w當然要讓一個虛構的人渣出出場了,各位想怎麼樣腦補則是各位自己做的事情,隨便KEY一個男主角的形象到小故事中吧ww又,我從不覺得小故事中的人物是一個變態。事實上變態也是人,只是這種人希望守護的東西並非我們常人可以理解的,所以要說「變態」我希望各位明天不會被人家拿著水果刀追殺w

(順帶一提,當某同學問起為什麼我能想出《老火湯》的故事時,我回了一句:「因為,我和你想的角度不同咯w事實上各位知道當我有空的時候,我就會幻想如何殺人而不留痕跡麼?當然我不會真正的做出來了w這些是良好的殺人訓練啊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