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Altia | 3rd Aug 2010, 11:08 PM | 亂扯一通, 心情記事, 新舊點滴 | (93 Reads)
我不知道,這樣讓我自己寫作的機會,還會有多少。

而我,一點也不希望明天的日出會到來。

日出之後,放榜時,到底我還要迎接的,是什麼樣的人生;到底這個blog,我還有沒有心力寫,我還有沒有機會去守護著我深愛的一切,我真的不知道。

因為,4/8 號,放榜了。這一天晚上,看過的,有不少人,大部分的都是和我提及過放榜的事情。看著身邊的人那麼都自信,我真的沒有這樣的信心;就連回到我的母校,我也沒有信心。

會拿到十四分嗎?我不知道。如果真的有這樣的運氣,能拿到十四分,或者,我會第一時間,跑上七樓,向著一位我媽很討厭(疑似住在我樓下的某位老師),不過我欠下她不少人情債的一位老師,說一聲那一隻不能說出口的說話。我不知道我有沒有這樣的勇氣去面對這樣的一個人,我更加不知道,我到底會不會有這樣的時間,去找她。想起這一位老師,我就會想起這一句辛棄疾的詞:眾裡尋她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眾裡尋找著這個老師,找不到,也看不到,更加沒有這樣的機會,卻因為一次機緣巧合,被她罵了一頓。一直都被她當成一個擦鞋的人,我實在不能說些什麼來表達我自己的感想;我只想說,對不起。
我欠她的,還有欠不少老師的,一直、一直、一直、我都沒有機會說出口。

我對這一間學校裡面的同學,沒有留戀之意;這並不是因為我不喜歡這一批很玩得的人,而只是因為我拖累了這一批人太多太多了;我只是希望能對著我的老師,一批敢言的學長,多兩年。我自己不算是一個敢言的人,是因為學校的關係,我才會留下這樣的一個通道,在這裡開這一個Blog,說著自己一直很想說,不過不敢說的事情。學校買同學回來的新聞上報,就連老師也看不過眼之餘,敢言的學長在學校裡面開一個論壇聲討校長,這件事情筆者雖然沒有參與,不過覺得很感動。感動的是,筆者一直看不起的學長,居然有這樣的號召力,這樣的敢言。這使我,不得不抬起頭來做人。筆者實在很希望,下一年能嘗試做帶頭的一群人,開一個小小的文學社,議論世事。

自知不少科目已經敗陣的我,不奢望學校會有我的容身之所,不過如果有,我倒是相當樂意的接受。

拿不到十四分,進不了筆者原本的學校,筆者不會失望,因為筆者早已預計過這樣的結局。自知天下之大,總有一容身之所,總不會落得街頭淪落,做隻貓做隻狗,最後做了別人的情人,成為了一個小白臉,這種在三色台才出現的結局,總不會在本人身上出現。頂多,筆者再頂三年,翻讀334,副學士甚至Ive,夜校,兩三年以後,又是一條好漢,準備橫屍街頭。不過筆者會不會那麼感言,筆者會不會繼續現在的生活,則是一未知之數。可能,筆者早已因為明天,承受不到壓力,跳樓自殺。

可能,筆者明天會擁抱著一切一切的恐懼,於恩師手上,取過一張十四分的成績單。筆者可能會重新思考這一切的意義,然著向著某某書院中六年生的身份,重新的上路。
可能,筆者明天會淚流滿臉的看著同學,接過一張十二分,十分,甚至八分,六分,零分的成績單;然後筆者可能會哭,然後筆者可能會淚流滿臉,然後筆者可能會重新的上路,擁抱著過去,向著未來邁進。不過筆者不能忘懷的,是母校的校歌,母校的hall,母校的cry,母校的一切一切;母校給我的一切一切,都是那麼的難以忘懷,雖不在口上說出,卻在心理長流。

日出之後,我可能會失去一直擁有的這一切,也有可能再一次找到這一切的意義。不過不論是如何的結局,不論這個世界將要崩壞於無形之中;不管面前的這個世界,要如何的掉下,筆者也不會向後退。

在這裡,將這一篇文章,送給我的數位恩師,作為筆者最後一篇交給老師幫我改的文章。筆者文筆拙劣,淺見之詞,見諒。

別了,母校。

日出之後,如果我們有緣的話,再會。

但願筆者沒有血,但有淚的文章,能於各位心內長留。

Altia.



(作者示:原文於8/12/2010,從《天鳳雜魚的Blog》之同名文章匯入至此,為求通順經修改,原文於